)无关,不对其内容负责。以下快照谨为网民脱水时之索引,不代表被脱水网站的即时页面。

  《三朝北盟会编》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,关于秦桧如何从金国回到南宋的记载大同小异,过程大致如下文所述。

  宋高宗建炎四年(1129年)秦桧带着妻子金银财宝,连同砚童兴儿、翁顺及亲信高益恭等数人,乘船回到了南宋江西涟水军境内。当地将领起初怀疑秦桧是金国奸细,准备杀了秦桧。秦桧大声呼唤我是前御史中丞秦桧,这里有没有读书人,他会认识我。当地人找来一个卖酒的秀才,叫王安道前来辨认,王安道本来不认识秦桧,假装认识说:中丞能平安回来,实在是不容易。众人这才相信他是秦桧。

  秦桧是怎样从戒备森严的金军逃出来的?他拖家带口又带着这么多财宝,为何没有遇到金军阻拦?秦桧是不是金国派到南宋的奸细?我们先要看看秦桧到金国的所作所为。

  秦桧与孙傅、张叔夜、何栗,司马朴,一同跟随宋徽宗到金国。其中何栗绝食而亡,孙傅、张叔夜皆有气节死在了金国。金国曾任命司马朴行台左丞,司马朴推辞坚决不当官,也保持气节死在金国。

  再看秦桧,秦桧帮宋徽宗写了一封给粘罕(完颜宗翰)的和议书,宋徽宗想劝说儿子赵构向金国称臣纳岁币,以此讨好金国统治者。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记载了曹勋收藏秦桧所写信件原件,秦桧不愧是进士出身,在信中卑躬屈膝,竭尽全力讨好金国统治者。

  得罪大国,自知甚明,故于问罪之初,深自克责,不敢抗兵,亟去位号,委国計於嗣子,亦蒙大国沛然宽宥,许之自新,复遵前好。而嗣子愚弱,不闲于理,小人贪功,要取民誉,妄有交搆,遂重获罪於大国。禍皆自取,悔将何及。

  意思是宋徽宗自知有罪,金国宽宏大量不计较,给宋徽宗改过自新的机会。儿子赵构愚昧软弱胆小,不懂道理。有小人离间搬弄是非,触怒了金国。我儿子要大祸临头,后悔不及了。也就是说宋徽宗认为赵构不应该抵抗金国入侵,不懂道理。

  秦桧在书中又写道:金国不如坐享岁币,不用动刀兵,宋徽宗愿意派人劝赵构和议纳金国岁币,”当禆赞成画,笑談而定,瞻望旌棨鹤立“,意思是宋徽宗可以帮助和议达成,盼望金国派人来找他。

  结果粘罕并没理睬宋徽宗这个建议,秦桧倒是引起了粘罕注意。《中兴姓氏录》记载,粘罕赐给秦桧钱万贯,绢万匹。《中兴遗史》又记载:

  文烈帝高其不附立异姓之节,以赐其弟达兰为任用,任用者执事也,达兰亦高其节,甚相亲信。

  文烈帝就是金太宗吴乞买,达兰既挞懒(完颜昌),秦桧不但在金国当了官,还受到了封赏。与此同时随行宋徽宗的文武官员五十多人,都去了显州(今天的辽宁北镇)。有理由怀疑秦桧有变节行为,才能封官受赏。

  文中所说他们赞赏秦桧的气节,因此才给秦桧封官,然而远比秦桧有气节的李若水,遭到粘罕割断脖子,割掉舌头惨死。秦桧得以封官的原因,绝不是因为其气节。而是他写的这封信,让金国统治者很满意,他们认为秦桧可以利用。

  之后秦桧一直跟随挞懒,挞懒进攻楚州,秦桧还曾帮助挞懒写过劝降书。洪皓曾经出使过金国,在他的行状(家属叙述死者事迹的文章)中记载:

  金国人久久攻不下楚州,完颜昌曾让秦桧写劝降书。金军中有个叫室撚的也知道这个事情。洪皓回到南宋,曾经和秦桧谈论金国的事情,洪皓说:“你还记得室撚吗?他托我向你问好。”结果第二天洪皓就遭到贬职,到饶州任知州。

  金国人室撚肯定把秦桧写劝降书的事情告诉了洪皓,秦桧心虚,怕他帮助金国人的丑事让更多人知道,因此才将洪皓贬职。

  有关秦桧在金国的史料很少,这是因为秦桧当权时候,大肆删改了历史。从仅存的史料来看,秦桧没有保持气节是毫无疑问的。

  关于秦桧怎样逃回南宋的史料,主要保存在《三朝北盟会编》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中,分别是秦桧自述《北征记实》,朱胜非《秀水闲居录》,赵甡之《中兴遗史》,《中兴姓氏录》《林泉野记》。除此之外还有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。

  先看看秦桧自己的说法:秦桧找到一个认识的张炳医生,拜托他帮忙找会划船的人,以及船只。正好张炳也想一起逃跑,他很痛快就答应了秦桧的请求。张炳花重金****了船夫。船只行驶了20里,第二天到了江西涟水军。开始南宋守将并不相信,有个副将刘靖看秦桧带了不少金银财宝,企图占为己有。秦桧发觉后,当众揭穿了他的图谋。秦桧的说法他是从金军中逃回来的,承认自己带了很多财宝。

  秦桧的说法有几个疑问,第一 秦桧如何保证这个张炳不会告密?第二 秦桧为何没说守将怀疑他是奸细的事情?

  朱胜非当过南宋宰相,死于绍兴十四年(1144年)。《秀水闲居录》是他回忆历史的笔记,这些历史资料中,《秀水闲居录》在年代上是亲历者的回忆,更有参考价值。朱胜非的说法是:金国统帅挞懒找船舶,送秦桧回到了南宋。朱胜非认为秦桧是金国安插在南宋的奸细。

  赵甡之《中兴遗史》记载:秦桧就要跟随挞懒随攻打南宋,秦桧老婆王氏故意和秦桧争吵,引起挞懒老婆一车婆注意,她到秦桧家中询问怎么回事。王氏把想跟着秦桧一起走的想法,告诉了一车婆。一车婆向挞懒求情,允许秦桧带家属从军。金人攻下楚州后,秦桧谎称催淮阳军海州钱粮,趁乱带着王氏、砚童兴儿、翁顺、及亲信高益恭等数人,逃到了南宋境内。

  《中兴遗史》的记载最为详细,可见秦桧与金人挞懒关系非同一般,挞懒老婆还帮助秦桧带了家人随军同行。赵甡之认为秦桧是自己逃回南宋。《中兴遗史》的记载说清楚了秦桧为何能带家属,却少了船只问题。

  《中兴姓氏录》记载:建炎四年金军攻楚州,金人派遣秦桧乘船,带着全家和财宝回到南宋,企图让秦桧帮助宋、金达成和议。

  诸将多曰两军相拒,岂全家厚载造朝者,必大金使来阴坏朝廷,宜速诛之,以绝后患。

  涟水军的将领都认为:带着这么多财产,又带着家属亲信,怎么可能逃回南宋?《中兴姓氏录》也认为秦桧是金人的奸细。

  陆游的《老学庵笔记》的说法是秦桧把逃亡计划告诉了金国监军,监军说你回去也会受到南宋人怀疑。你要想逃亡不用管我。同意帮助秦桧逃亡。

  陆游的说法是金人放秦桧逃亡,然而这个说法实在禁不起推敲,怎么可能逃亡还告知金国人,金国人还同意帮助秦桧逃亡,除非秦桧和金国人是一条心,金国人信任秦桧。在年代上《老学庵笔记》已经距离秦桧死几十年了,可信度要差一些。

  综合以上史料,秦桧得到挞懒信任,所以秦桧可以带着妻子和亲信,跟随挞懒进攻南宋。可以确定秦桧有变节行为。他拖家带口带着财产回南宋,必定是得到了金国人的帮助,是挞懒放秦桧回南宋。秦桧不是逃回南宋,他是在金国人护送下到的南宋。秦桧或许是为了掩盖他和金人的关系,才说自己是逃回南宋。

  秦桧归南宋疑点重重,与秦桧生活在同一时期的参知政事翟汝文曾说:”天下人知桧真大金之奸细,必误国矣 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作者李心传也怀疑秦桧归宋的四大疑点。可以肯定的是秦桧有写劝降书、接受金国官职、赏赐的丑事。秦桧和金国上层挞懒关系密切,赵构任用秦桧也是看中了这一点。秦桧逃脱不了奸细的嫌疑,然而史料的缺乏,导致只能是推测和合理怀疑。

  作者:郭金昌回复时间:2020-03-15 21:38:57未经挞览许可 逃兵杀无赦 不可不告而别也作者:杏林心经回复时间:2020-03-16 04:56:29如何证明秦桧是金朝派来南宋的奸细,看二件事说明这个问题——

  究竟秦桧是不是奸细?其实主帖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所谓的还不够充分就是怎样证明秦桧是被金朝派回南宋的,还是他自己逃回来的。

  本来,我发表的帖子《没有皇帝圣旨,秦桧为什么敢擅自危害岳飞》一文已经简要的叙述,可惜该被隐藏了。

  秦桧与宋徽宗皇帝有全部朝臣一样都是金朝的俘虏。先是宋徽宗提出投降,并叫秦桧对降书的词语作润笔。

  ①宋徽宗本身已是俘虏,你投降有什么用?难不成将他放回去,那不等于放虎归山?金朝高层又不傻子,当然不鸟他宋徽宗。

  ②秦桧向金朝投降就不同了,他一开始表现还很坚强,但随环境的变化,他已经改变了当初的“护宋热情”,处处为金朝着想。先后提出让“二帝”在北方当傀儡皇帝,形成赵氏皇族的南北对垒,又提出以“南人归南,北人归北”为幌子的劝降计划,每一个计划都是阴险到位的。

  秦桧的行为,让金朝看到他真心叛宋的本质,从而将秦桧锻造成为一名特工,被派遣到南宋作为金朝的内应。并对秦桧奖赏钱万贯,绢万匹。这些奖金折兑成白银都应该有一千多斤。

  秦桧自己说,杀了数名金军逃回来的,因乘船而归,水路无痕,所以金兵无法追踪。

  对于秦桧从金朝“逃”回南宋之说,有可能吗?看看秦桧夫妇还有仆人,以及这么多的钱财,能够从守卫森严的金军之中逃回来?

  先不说能不能逃出金营,就讲这么远的路程带着这么多的财物,就没有被劫?同样也讲不通。正常来说必须请镖局护送,但当时是兵荒马乱的,在南宋境外不可能有这种押运机构。

  也许有人会说,人家秦桧碰巧好运气,能一路平安逃回来就不行吗?那好,就用史料说明这件事吧:

  ——“天会八年冬,诸大臣会于黑龙江之柳林,陈王兀室忧宋氏之再隆,其臣如张浚、赵鼎则志在复仇,韩世忠、吴玠则习知兵事。既不可以威服,复结怨之已深,势难先屈,(阴有)欲诱以从,遂纵秦桧以归,一如忠献王之所料。及诛废其喜事贪功之将相,始定南疆北界之区画,然后方成和议……”《大金国志》卷7、卷24和《南迁录》均有记载。

  ——金朝高层担心“宋氏之再隆”,难于力敌,决定采取“以和议佐攻战,以僭逆诱叛党”的策略,从内部瓦解南宋。认定“南臣贫薄,唯桧温实”,并“阴以桧约” (《大金国志校证》卷13),让秦桧潜回南宋作为金朝的内应。

  ——“桧阴受敌嘱,力倡和议。凭恃金势,廹胁君父。诬杀将臣,易置兵柄,以破坏垂成之功”。《宋宰辅编年录》卷二十记载。

  看到了吧,秦桧是受命于金朝派回南宋进行的奸细活动的。他一路都有便衣金兵护送,比镖局还要安全。

  关键是秦桧卖国乎作者:杏林心经回复时间:2020-03-16 06:14:45说到秦桧先为叛徒,再潜回南宋为奸细,他做了什么事证明秦桧是叛徒呢?且看秦桧在南宋的所作所为——

  宇文虚中是南宋一直安插在金朝的特工,但秦桧回到南宋为宰相后,很快就知道这件事。秦桧于是将宇文虚中的身份密告金兀术,并将宇文虚中全家押送到金朝。因为秦桧的告密,造成宇文虚中全家惨死。

  这与《红岩》里的浦志高背叛革命,出卖了江姐、许云峰等革命组织成员的叛徒本质一样。

  岳飞在郾城大捷和朱仙镇大捷后,金兵精锐尽失,岳飞正欲围攻汴京扩大战果时,秦桧怂恿宋高宗以十二道金牌调回岳飞,使之功亏一篑。

  1141年秋,吴璘取得了剡家湾大捷,在腊家城困住了近3万金兵,又是秦桧以朝廷的名义勒令他“撤兵归戍”,再次功亏一篑。

  “十一年,兀术再举,取寿春,入庐州,诸将邵隆、王德、关师古等连战皆捷。杨沂中战拓皋,又破之。桧忽谕沂中及张俊遽班师。韩世忠闻之,止濠州不进;刘锜闻之,弃寿春而归。自是不复出兵。”(《宋史秦桧传》)

  秦桧以调整军制为由,将南宋军队的战斗力瓦解,并将岳飞谋杀。注意,秦桧杀岳飞是谋杀。证据?还是看史料吧——

  《宋史》记载:“飞坐系两月,无可证者……岁暮,狱不成,桧手书小纸付狱,即报飞死,时年三十九……”

  显然,是秦桧以手书纸条的方式命令其下属杀害岳飞,而秦桧的手书纸条并不是皇帝要赐死岳飞的圣旨。这是秦桧谋杀岳飞,也可以理解为秦桧矫诏杀岳飞。

  嗯,总理是奸细,总统是叛徒,然后在朝廷发展了很多下线一起卖国,来来来,抗金神剧开播!

  你说的“总统叛徒”之说,先不要定位给他戴这顶帽子,你看一下北宋的“靖康之耻”的历史,在开封京城沦陷时,是宋徽宗连同赵氏皇族和朝臣三千多人被押解北上,是俘虏。

  但你要搞清楚,这是“前总统”。在这些俘虏里就有秦桧,他被金朝驯服成为叛徒,再受命于金朝潜入南宋为奸细,奇怪吗?有什么“神剧”可言?历史是这样记载的,而且有理有据。这就是历史的事实。

  至于秦桧是“总理”,他这个总理不是正常的总理,是在金朝的威慑下,赵构为了让秦桧与金朝更容易沟通,而成就的“特殊总理”。这里同样没有“神剧”的夸张,而是根据历史记载的结论。

  作者:剑圣二十五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2:12:41我说的总统指被岳粉要求也跪下的赵构,北边的那两位落地的凤凰不如鸡,说他们干嘛作者:剑圣二十五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2:18:35我之前的帖子明明发出来了,过了一阵又被删了,班主干的还是楼主干的?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3:05:31@知名主持人 2020-03-15 19:46:03

  @杏林心经 其实还有大金国志的记载文中没有列出。这是金国的记录,因而更加有参考性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《大金国志》不算,它也是宋人写的,而且四库全书说它是假的。我买了,写得太简单了。赵牲之的《中兴遗史》被李心传引用很多,还算可以。至于朱胜非的《闲居录》,引用朱夫子的话,说朱胜非太夸自已无极限,很多都不是真实的。李心传在《建炎以来》中多次列出但并排除。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3:13:58@杏林心经 2020-03-16 06:14:45

  说到秦桧先为叛徒,再潜回南宋为奸细,他做了什么事证明秦桧是叛徒呢?且看秦桧在南宋的所作所为——

  宇文虚中是南宋一直安插在金朝的特工,但秦桧回到南宋为宰相后,很快就知道这件事。秦桧于是将宇文虚中的身份密告金兀术,并将宇文虚中全家押送到金朝。因为秦桧的告密,造成宇文虚中全家惨死。

  这与《红岩》里的浦志高背叛革命,出卖了江姐、许云峰等革命组织成员的叛徒本质一......

  这个这个,要看《建炎以来》绍兴十一年的全部,否则不好公正的看待这些事。特别是岳飞。我只举一个事实,在《中兴遗史》中很公正,说秦桧与完颜昌,其实完颜昌是金国的主和派,后来被完颜宗弼弄死了,主要罪名便是“卖国”,完颜昌与守颜宗磐等人将黄河以南、陕西大散关以南全部还与宋朝,并且废了刘豫。这是一个很好的和议。秦桧是有大功的,而完颜昌则付出了生命,包括全家八十余口。这说明什么?

  岳飞死,大理寺是有证据链的,还有判词,现代有论文谈及南宋的法制,说判岳飞在法理上是没有问题的,而且证据链充分。我完整的看了。除了岳云写与张宪的信被阅后即焚外,其它均属实。

  而且那个和尚,含送信的人,以及起草信的人,提供方便的人都是有口供的,而且都判了刑的。这个情况不能无视。

  当时所有的官员都认为岳飞有罪,不过是有一些人认为罪不当死而已,如何俦,他也认为岳飞有罪,不过不应当判死刑。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3:18:56@杏林心经 2020-03-16 06:14:45

  说到秦桧先为叛徒,再潜回南宋为奸细,他做了什么事证明秦桧是叛徒呢?且看秦桧在南宋的所作所为——

  宇文虚中是南宋一直安插在金朝的特工,但秦桧回到南宋为宰相后,很快就知道这件事。秦桧于是将宇文虚中的身份密告金兀术,并将宇文虚中全家押送到金朝。因为秦桧的告密,造成宇文虚中全家惨死。

  这与《红岩》里的浦志高背叛革命,出卖了江姐、许云峰等革命组织成员的叛徒本质一......

  宇文虚中的家属确实是秦桧建议送回的,因为当时议和有南归南北归北,宇文虚中是北人,所以家属要归北。当然赵构当时反对这个观点,但实际上是这么做的,北方中原的人在南方的,是要送回北方的。宇文虚中全家被烧死的,据说是因为想在金国劫持赵恒造反,但不成功。而宇文虚中这个人很复杂,他实际上也在一定程度上失节了。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3:47:31@知名主持人 2020-03-15 19:46:03

  @杏林心经 其实还有大金国志的记载文中没有列出。这是金国的记录,因而更加有参考性。

  《大金国志》不算,它也是宋人写的,而且四库全书说它是假的。我买了,写得太简单了。赵牲之的《中兴遗史》被李心传引用很多,还算可以。至于朱胜非的《闲居录》,引用朱夫子的话,说朱胜非太夸自已无极限,很多都不是真实的。李心传在《建炎以来》中多次列出但并排除。

  和谈之后,宋延续百余年,如果一直北伐,只怕早灭国了,因为金军500骑便让杭州死了几万人啊,刘光世遁,韩世忠一个人离开军中 ,留下几万军队当了土匪。

  种师中斩于阵前,范致虚六路军成笑话,折可求降,折家军败,姚家军败?靠什么打?当时岳飞还在太行山上当强盗。张用几万义军,被五百金军横扫。

  宗泽救不了中原的。作者:剑圣二十五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5:16:46楼主一直在跟我讲不能脱离史料,否则就是胡扯。我通读楼主全文,也没有引用哪篇史料说秦是奸细,顶多证明秦不是刚烈之臣,说他是奸臣都没说服力,被掳就要牺牲以正气?典型的搞道德绑架作者:剑圣二十五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5:22:00楼主一直批评泪痕创造历史,但看到楼主以秦视角来描述秦的心历路程惊掉我下巴,这时候史料去哪儿了,双标如此何以自正。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6:53:27不好意思,是赵荣

  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6 17:14:35朱胜非之巜闲居》错处,试举一例而已

  看了你的多层回复,感觉你很认真,并例举了部分史料的“原件”作为佐证。首先对你这种评史的态度表示尊敬!

  你对我的回复主要想说明三件事,一是对秦桧的奸细身份表示不认同,否认秦桧出卖南宋的特工宇文虚中。二是对证明秦桧奸细的史料不认同,尤其是认为《大金国志》是假史料。三是认为南宋继续北伐将灭亡,因未有北伐而保持了南宋。现就作相应的回复——

  但你对秦桧将宇文虚中的家属遣送到金朝是因为履行“南人归南,北人归北”的条约。这种解释就明显太别扭了。作为南宋特工的家属应该受到国家的特殊照顾和保护,这是常识吧。就是因为一个大体性的“条约”而将一个具有国家特殊身份的家属遣送到敌方领地,最后导致被迫死。所有这些都是秦桧作祟所致。

  其实所谓的“南人归南,北人归北”的大方向是宋金设立“南北分治”的一个大纲。如果一定要严格执行这样的条约,为什么不将宋高宗赵构划分到敌国领地?因此,对于宇文虚中的家属遣送到金朝领地,怎样说都是别扭,更是说不通的。

  再说《大金国志》并非是假的,是宇文懋昭编著,而《南迁录》则由金宣宗箸官张师颜编著。《宋宰辅编年录》就不用多解释了吧。

  你主要否定的是《大金国志》的记述不真实。的确网络有这样的说法,但也没有说它是假的,只是“怀疑”。而怀疑的原因主要根据几件事做分析,但那些“分析”明显是错误的。

  1、《大金国志》称南宋军为“宋军”的称谓。早在宋高宗时代,南宋就已经向金朝称臣,因此称南宋的军队为“宋军”已经很尊重的了,也是很正常的。这个称谓没有问题。

  2、称金朝军为“国军”的称谓。当时南宋名义上还是金朝的附属国,《大金国志》的作者“宇文懋昭”本是金国人氏,后降于宋。但鉴于南宋是金朝附属国的关系,他称金朝的军队为“国军”也是应当的。这个称谓没有问题。

  3、称蒙古军为“天军”的称谓。《大金国志》称蒙古的军队为“天军”,这里就应该有个时代背景了。当时的蒙古军队势力强大,对金朝也是虎视眈眈,几近有吞并金朝之势,并自称为“天国”。 宇文懋昭作为一介文弱书生,在这种形势下,得罪谁也不是,因此,称蒙古军队为“天军”也是很正常的。这个也没有问题。

  以上分别对南宋的军队称宋军、对金朝的军队称为“国军”、对蒙古(自称天国)的军队称为“天军”,完全没有问题。

  三、你对认为如果南宋当时继续北伐就会灭亡,这个你说的对,是金朝灭亡而不是南宋。

  如果你看历史就会发现,绍兴十年,岳飞取得了郾城大捷、颖昌大捷,朱仙镇大捷后,金兵精锐尽丧,只要一鼓作气,直捣黄龙是必然的。

  1、其时宋金已经进行近二十年的战争,金朝的人口和财力几乎耗尽,正是宋军反攻的大好机会。

  2、金朝内部的多个族群已经开始不服从女真族人的统治,大有作反的倾向,如果宋军能继续北伐,金朝内部必定瓦解。

  3、在宋军全面取得胜利的消息鼓舞下,南宋军民热情高涨,就连原伪齐的军队都开始有反戈的倾向,各路义军纷纷响应宋军。

  这个这个,要看《建炎以来》绍兴十一年的全部,否则不好公正的看待这些事。特别是岳飞。我只举一个事实,在《中兴遗史》中很公正,说秦桧与完颜昌,其实完颜昌是金国的主和派,后来被完颜宗弼弄死了,主要罪名便是“卖国”,完颜昌与守颜宗磐等人将黄河以南、陕西大散关以南全部还与宋朝,并且废了刘豫。这是一个很好的和议。秦桧是有大功的,而完颜昌则付出了生命,包括全家八十余口。这说明什么?

  岳飞死,大理寺是有证据链的,还有判词,现代有论文谈及南宋的法制,说判岳飞在法理上是没有问题的,而且证据链充分。我完整的看了。除了岳云写与张宪的信被阅后即焚外,其它均属实。

  而且那个和尚,含送信的人,以及起草信的人,提供方便的人都是有口供的,而且都判了刑的。这个情况不能无视。

  当时所有的官员都认为岳飞有罪,不过是有一些人认为罪不当死而已,如何俦,他也认为岳飞有罪,不过不应当判死刑。

  飞坐系两月,无可证者。或教禼以台章所指淮西事为言,禼喜白桧,簿录飞家,取当时御札藏之以灭迹。又逼孙革等证飞受诏逗遛,命评事元龟年取行军时日杂定之,傅会其狱。岁暮,狱不成,桧手书小纸付狱,即报飞死,时年三十九。云弃市。籍家赀,徙家岭南。幕属于鹏等从坐者六人。——《宋史岳飞传》

  岳飞被关押两个月,没有找到证明他有罪的证据。有人教唆万俟卨,以御史台奏章所指责的淮西一事为借口陷害岳飞,万俟卨高兴地报告秦桧,于是查抄登记岳飞的家产,取走当时高宗写给岳飞的书信收藏起来以灭迹。又胁迫孙革等人证明岳飞接到高宗诏令后仍逗留不进,命令大理寺评事元龟年把岳飞行军日程颠倒排定,用来附会岳飞冤案。

  年底,案子也定不了。秦桧亲自写了一张纸条交给监狱官,监狱官旋即报告已处死岳飞,当时年仅三十九岁。岳云被斩首弃于闹市,登记并没收岳飞的全部家产,全家被迁徙到岭南。岳飞的幕僚于鹏等六人也被牵连定罪。

  结论:秦桧想尽开始办法欲致岳飞于死罪,但最终什么罪名也无法成立。眼看羁押岳飞已经二个月过去,按照宋廷的法例必须释放岳飞等人,秦桧只好孤注一掷,先斩后奏,将岳飞谋杀。

  作者:郭金昌回复时间:2020-03-17 07:24:59撻懶屬尊,功多,先薦劉豫,立為齊帝,至是唱議以河南、陝西與宋,使稱臣。熈宗命群臣議,宗室大臣言其不可。宗磐、宗雋助之,卒以與宋。其後宗磐、宗雋、撻懶謀作亂,宗幹、希尹發其事,熈宗下詔誅之。

  看了你的多层回复,感觉你很认真,并例举了部分史料的“原件”作为佐证。首先对你这种评史的态度表示尊敬!

  你对我的回复主要想说明三件事,一是对秦桧的奸细身份表示不认同,否认秦桧出卖南宋的特工宇文虚中。二是对证明秦桧奸细的史料不认同,尤其是认为《大金国志》是假史料。三是认为南宋继续北伐将灭亡,因未有北伐而保持了南宋。现就作相应的回复——

  关于《大金国志》是不是假的,四库全书说是假的。我当然要眼见为实,然后我买了,然后我从头读到中间,忽然读不下去了,因为它真的不像史书,反而象是抄袭与草草了事,它很薄,缺少很多史书必须要的资料,如汉臣就只有几个,金家的名臣也只有几个,比不上《金史》,后者好歹将宗室名人全部有列传,而《大金国志》明显示太草率而简单了。第一任经科与诗词将元孙九鼎等都无传,特别过份的是韩昉也无传,此人可是名臣啊,张孝纯也没有,这就不太严肃了,所以我认为它是假的。而且它的地理志与天文方面更简单,感觉是在造书。国志嘛,真的不象,是宇文懋昭的名字,但应当是后人假他的名写的。它更比不上《宋俘记》、《呻吟记》,至少这二个也有相互对照。几个称谓上,如对元对宋的称呼,这不是主要的,主要的是内容之草草。您认为呢?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7 11:09:29@杏林心经 2020-03-16 21:51:36

  看了你的多层回复,感觉你很认真,并例举了部分史料的“原件”作为佐证。首先对你这种评史的态度表示尊敬!

  你对我的回复主要想说明三件事,一是对秦桧的奸细身份表示不认同,否认秦桧出卖南宋的特工宇文虚中。二是对证明秦桧奸细的史料不认同,尤其是认为《大金国志》是假史料。三是认为南宋继续北伐将灭亡,因未有北伐而保持了南宋。现就作相应的回复——

  至少北伐金国必亡,这是一个无法证明的事情。当然可以说岳飞北伐可以直捣黄龙府,但是,这会是真的吗?我看过《建炎以来》的一组数据,记不太清了,它只是说了牛皮这一项战备物质,实际上国家已经是倾全力了,还有生铁都是最重要的,实际上江浙地区已经支持不住了,岳飞出征只带三月粮,为什么?因为没有多的呀,牛皮一项就让南宋很因难了,当时可是不准杀牛的,然后,我来谈谈南宋的经济分布,中原已经没有税收了,关陕?被张浚猛征,基本用于防守西路军了,无法供应中央政府,只有南边这一小块,可是要支持刘、韩、张、岳等诸多武装,其实当时长江以北全部是巨寇纵横,吃的都没有了。长江以南经历了几次烧掠,特别是杭州、南京一带,搜山巡海捉赵构,可是焚城很多的,烧光杀光抢光?要供应北伐?嘿嘿

  然后你可能要说韩、史北伐为什么有钱了,可是二人都失败了呀。难道岳飞真是神了?不,他不是。他并不愚忠,相反他很执戾,甚至很不配合其它军头,唉,张宪是真的想以滴呢,只是不成功罢了,当时有三策,当然这也是一家之言,不过我绝不相信岳飞北伐一定会成功,因为经济背不住。要说明的是背嵬军、踏白军等并非岳家所独有,刘锜军也是如此嘛,王德是王夜叉,战斗力也是惊人的。

  但******,王德也逃过几次,刘锜也逃,韩世忠逃,刘光世溃,要命的是,这些人的手下多是巨冠组成,如张用,此人可是****如麻的坏蛋呀,逃诚后就成了名将?杨再兴在曹成手下可是巨寇,还杀了岳翻,都不是好人啊,一下可以洗白成名将,这些人都不听中央的话呢。

  所以我认为北伐很难成功,中原农耕文明与野蛮的骑兵碰撞,基本是失败的,只有热兵器时代才改变了,满清?元?都是一个道理。事实上岳飞的马是缺少的,俘获一些,没有解决根本问题,中国没有马场,为什么现在祁连山军马场一直要保留?是有道理的啊。

  后来二次北伐,张浚出马了,刘锜出马了,一样失败了,后来皇宗醒悟了,北伐是一件扯淡的事了,最后同归于尽,被更厉害的游牧民族来了。

  看了你的多层回复,感觉你很认真,并例举了部分史料的“原件”作为佐证。首先对你这种评史的态度表示尊敬!

  你对我的回复主要想说明三件事,一是对秦桧的奸细身份表示不认同,否认秦桧出卖南宋的特工宇文虚中。二是对证明秦桧奸细的史料不认同,尤其是认为《大金国志》是假史料。三是认为南宋继续北伐将灭亡,因未有北伐而保持了南宋。现就作相应的回复——

  秦桧是不是奸细,要看结果,不看过程,因为潘汉年受中央委托也与汪卫政权接触,与梅机关也有关联,老蒋也派了特使与日本接触,这并不重要,要看结果。

  宇文虚中在金国当官献策,这无妨,他的确写了信分析了金国形势,但这重要吧?赵良嗣也是献平燕策,结果******...,宇文是让人爱与敬,他即当金国的官,也暗中向南宋表忠心,这是汪政权中很多****都做过的事,如皇协军向八路军通报日军扫荡计划,这很正常,在南北朝,大家族几方下注,如文天祥的弟弟在元当官,便是文天祥安排的,他说我死于义,你当官养家。这并不矛盾,不妨碍天文祥的伟大,但都是普通人而已。

  南归南北归北是得到了绝大程度上实施的,当时扣留在北方的使臣很多,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放回来了,如洪皓,如朱弁,如王伦,后者是因为牵涉完颜昌事件而死的。

  赵荣全家死于金人手,起来当义军抗金,很是有功劳,但是要北归北,当时韩世忠上书求情,中央不同意,当然你可以认为是秦桧不同意,因为赵构说过我是北人也要归北吗?但这仅仅是说说气话而已。要命的是这些土地真的回来了啊,而且任命的官员,虽然留用了一些旧官员。

  如果不归还于北方,那么张觉事件?不是引发了重要灾难么?赵良嗣后来被杀了,李纲明明是绝世忠臣,可是因为与金的关系,每次天下大赦,唯不赦李纲。

  当然归还宇文虚中的家属是很残忍的事情,但相对于整个形势,这只是沧海一粟呀。

  这并不算是谋害,当然可以说是有私心。金人废了刘豫,并没有带走官员呀,大多数仍是归了南,这也是规矩,当然也是包袱哈。

  所以说秦桧是奸细,不如说他是主和派,当时有主战与主战两派,没有对错,只有国家利益,有时和也是对的,如崇祯当然与满清和一下,对付李,他未必会输是吧?

  @杏林心经 其实还有大金国志的记载文中没有列出。这是金国的记录,因而更加有参考性。

  《大金国志》不算,它也是宋人写的,而且四库全书说它是假的。我买了,写得太简单了。赵牲之的《中兴遗史》被李心传引用很多,还算可以。至于朱胜非的《闲居录》,引用朱夫子的话,说朱胜非太夸自已无极限,很多都不是真实的。李心传在《建炎以来》中多次列出但并排除。

  和谈之后,宋延续百余年,如果一直北伐,只怕早灭国了,因为金军500骑便让杭州死了几万人啊,刘光世遁,韩世忠一个人离开军中 ,留下几万军队当了土匪。

  种师中斩于阵前,范致虚六路军成笑话,折可求降,折家军败,姚家军败?靠什么打?当时岳飞还在太行山上当强盗。张用几万义军,被五百金军横扫。

  是的,赵构求和,朝中秀多人不同意,这些人很多是草鸡,只会叫,你叫他去打,肯定死菜,当时逃兵与将无数,很多忠义之士降。

  看了你的多层回复,感觉你很认真,并例举了部分史料的“原件”作为佐证。首先对你这种评史的态度表示尊敬!

  你对我的回复主要想说明三件事,一是对秦桧的奸细身份表示不认同,否认秦桧出卖南宋的特工宇文虚中。二是对证明秦桧奸细的史料不认同,尤其是认为《大金国志》是假史料。三是认为南宋继续北伐将灭亡,因未有北伐而保持了南宋。现就作相应的回复——

  秦桧是不是奸细,要看结果,不看过程,因为潘汉年受中央委托也与汪卫政权接触,与梅机关也有关联,老蒋也派了特使与日本接触,这并不重要,要看结果。

  宇文虚中在金国当官献策,这无妨,他的确写了信分析了金国形势,但这重要吧?赵良嗣也是献平燕策,结果******...,宇文是让人爱与敬,他即当金国的官,也暗中向南宋表忠心,这是汪政权中很多......

  我始终认为只是和与战的区别而忆,和一定是会被人骂的,战一定是会被老百姓表扬的,崇祯当年想和,结果国防部长出来背黑锅。

  秦桧是与完颜昌勾结,但主要是为了和议,因为完颜昌因为出卖国家利益被杀了啊。当时金主质问王伦,说你只知有元帅,不知有国主,你到底是啥意思,让我们白白放弃了这么多土地,你是奸细,于是杀了王伦。这说明什么?说明金主对秦桧与完颜昌的议和条件不认可,因为太屈辱了哈。是不是?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7 11:48:51@知名主持人 2020-03-15 19:46:03

  @杏林心经 其实还有大金国志的记载文中没有列出。这是金国的记录,因而更加有参考性。

  《大金国志》不算,它也是宋人写的,而且四库全书说它是假的。我买了,写得太简单了。赵牲之的《中兴遗史》被李心传引用很多,还算可以。至于朱胜非的《闲居录》,引用朱夫子的话,说朱胜非太夸自已无极限,很多都不是真实的。李心传在《建炎以来》中多次列出但并排除。

  和谈之后,宋延续百余年,如果一直北伐,只怕早灭国了,因为金军500骑便让杭州死了几万人啊,刘光世遁,韩世忠一个人离开军中 ,留下几万军队当了土匪。

  种师中斩于阵前,范致虚六路军成笑话,折可求降,折家军败,姚家军败?靠什么打?当时岳飞还在太行山上当强盗。张用几万义军,被五百金军横扫。

  是的,赵构求和,朝中秀多人不同意,这些人很多是草鸡,只会叫,你叫他去打,肯定死菜,当时逃兵与将无数,很多忠义之士降。

  你说的对,但是,当时朝中绝大多数人反对,但当赵鼎同学向赵构建议用母孝时,所有人闭嘴了,这是事实。

  韩世忠的黄天荡。。。,最后韩仅以身免啊。金军第二次南下时,韩世忠独自一个人离开他的部队逃走,后来他的部队极大多数成了流寇,这个你知道吗?

  刘锜一万人也是溃了,这些人也成了乱兵。至于刘光世,他更扯淡。张俊还好一些。都是惊弓之鸟啊,我昨天晚上再读这段历史,真的是触目惊心,名将们在此时真的是菜鸡啊。作者:虎儿2018回复时间:2020-03-17 11:50:32@杏林心经 2020-03-16 21:51:36

  看了你的多层回复,感觉你很认真,并例举了部分史料的“原件”作为佐证。首先对你这种评史的态度表示尊敬!

  你对我的回复主要想说明三件事,一是对秦桧的奸细身份表示不认同,否认秦桧出卖南宋的特工宇文虚中。二是对证明秦桧奸细的史料不认同,尤其是认为《大金国志》是假史料。三是认为南宋继续北伐将灭亡,因未有北伐而保持了南宋。现就作相应的回复——

  秦桧是不是奸细,要看结果,不看过程,因为潘汉年受中央委托也与汪卫政权接触,与梅机关也有关联,老蒋也派了特使与日本接触,这并不重要,要看结果。

  宇文虚中在金国当官献策,这无妨,他的确写了信分析了金国形势,但这重要吧?赵良嗣也是献平燕策,结果******...,宇文是让人爱与敬,他即当金国的官,也暗中向南宋表忠心,这是汪政权中很多......

  你说的对,但是,当时朝中绝大多数人反对,但当赵鼎同学向赵构建议用母孝时,所有人闭嘴了,这是事实。

  韩世忠的黄天荡。。。,最后韩仅以身免啊。金军第二次南下时,韩世忠独自一个人离开他的部队逃走,后来他的部队极大多数成了流寇,这个你知道吗?

  刘锜一万人也是溃了,这些人也成了乱兵。至于刘光世,他更扯淡。张俊还好一些。都是惊弓之鸟啊,我昨天晚上再读这段历史,真的是触目惊心,名将们在此时真的是菜鸡啊。作者:杏林心经回复时间:2020-03-17 12:55:29@虎儿2018 2020-03-17 10:48:59

  关于《大金国志》是不是假的,四库全书说是假的。我当然要眼见为实,然后我买了,然后我从头读到中间,忽然读不下去了,因为它真的不像史书,反而象是抄袭与草草了事,它很薄,缺少很多史书必须要的资料,如汉臣就只有几个,金家的名臣也只有几个,比不上《金史》,后者好歹将宗室名人全部有列传,而《大金国志》明显示太草率而简单了。第一任经科与诗词将元孙九鼎等都无传,特别过份的是韩昉也无传,此人可是名臣啊,张孝......

  回答你二件事,一是《大金国志》内容的可信度。二是宋金之战,宋朝后期是否有优势。

  1、《大金国志》的编著人是宇文懋昭,我屡次为什么不称其为“作者”而是“编著”,那就是因为宇文懋昭是《大金国志》所有材料的搜集者。但对于编者是宇文懋昭,这方面没有假,已经是肯定的。

  2、宇文懋昭在编著《大金国志》所用的时间,网上所证实的都是认为很短时间,不足于著写一部描述如此“巨大”的史记,多以“抄录”为主。这些我都认同,但是如果从新闻工作者的角度来分析的话,《大金国志》的内容最为真实。

  ①编者在短时间内编著该史书,没有太多个人观点成分,纯粹是录入金朝的日常记录,这以新闻角度来看,符合客观事实的录编,也就是当时的事情就,有一写一,不受个人的观点所左右。这就表明它真实度很高。

  ②《大金国志》在短时间成书,当然在“文字艺术”方面欠缺,这是可以理解的,但并不影响它描述事件的经过。

  ③《大金国志》编著人宇文懋昭的身份可靠,他对岳飞与秦桧的政治对立方面,没有立场上的偏向,是为可靠的史料。

  综合来看,《大金国志》可能在文字艺术方面称不上“佳作”,但内容应该真实度很高的,是生硬性的录入金朝的日志记录,就仿如让我们再现当时的场景。

  正是网络上对《大金国志》的“评论分析”,所以加深了我对它的可信度——生硬性录入金朝事务——客观反映事实。

  南宋后期是否有能力北伐?建议你在网络“没有皇帝圣旨,秦桧为什么敢擅****害岳飞”进行搜索,这是我撰写的一条帖子,在全网发布,但在天涯网被隐藏。该文虽然简要的描述事件经过,但全部都可以有史料支持。

  你讲的南宋被金朝追着打,是的,那时南宋成立不久,各路军还未形成战斗力,岳家军也没有成势。

  但在绍兴十年,就不同了,这个时候,宋金已经交战了近二十年,宋军已经显著的呈现优势,反观金兵——金朝的人口和财力本来就不及南宋,金国之地本身是荒凉之地,谈不上有什么“财力”,人口更是比不上南宋。在此基础上,南宋的优势已经明显呈现反攻之势,如果不是秦桧从中作梗,直捣黄龙是必然的。

  还有就是,岳飞是一位军事奇才,他能够吸取了历史优秀的战争兵法,加上他本身武艺高强,擅长骑射,他训练的一支背嵬军,堪称南宋的特种兵,已经显著的压住金兵最厉害骑兵,实现以骑兵破骑兵的野战大胜利……可以说,在绍兴十年若能一鼓作气的北伐,抹平金朝是轻而易举的。

  “可以说,在绍兴十年若能一鼓作气的北伐,抹平金朝是轻而易举”,大舅星言论去古今传奇更合适些……如果不是杨令公被潘太师坑死了,杨家将早就荡平契丹了,还有金国鬼子什么事

  忘了给你回复一下。你讲的“大舅”是啥意思呀?不去研究的你什么意思,但对于“金国鬼子”一说,当时没有这种说法,因此这个称谓也不适宜。

  不过,当时是两国交战,是你死我活的战斗,并不兄弟在家里吵架那么简单。现在我们是56个民族统一了,但也不能将历史事实抹除,掩盖这种事实那就是掩耳偷铃的历史虚无主义。只有认识真正的历史存在,才能理解今天的民族融合是人类文明进步的结果和意义。

  我对你解释的是,纠正你对历史的“逻辑推理”定位历史,那是对历史的错误理解。

  我也曾看过你们所谓的“逻辑推理”,那其实不叫逻辑推理,准确的说是“笑话杂谈”,根本没有半点“逻辑”可言,而是随意想象来定位历史。

  什么叫随意想象?举个例子,就是看天空的云团,你们可以说,那云象一只绵羊,也可以说象一只松毛狗,也可以说象一座山……就是凭这种的想象去判断历史。你说这种推测判断靠谱吗?

  我现在帮你解释,那云团既不是绵羊、不是狗,也不是什么山峰,而实质上是水蒸汽集结形成的云团。至于你觉得云是绵羊、是狗、是一座山,那只不过是想象而已。所以,你们对历史的“逻辑推理”是完全没有一顶点的逻辑性,只是胡乱的无限想象。

  你们的对历史的这种想象,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闲聊,可以作为打发时间的消遣,但绝对没有丝毫的逻辑性。因此,你要真正的认识历史,就必须摆脱这种无聊的想象,而是根据历史的资料查证,而不是想象。

  试问,就南宋时期的历史事件你经历过吗,有谁经历过?只能凭史料的记载去定论,而不是靠想象、推理。我曾看过你们的逻辑推理,煞有介事的说“想当年……”,我就不用多解释了,我现在就问你,这个“想当年”,是怎么加速?你们经过近千年前的事吗?没有经过凭什么去“想当年”?其实还有很多很多的“逻辑推理”都是很荒谬的,根本谈不上讲历史,而是将小说故事作另一种想法去无限伸延。

  关于《大金国志》是不是假的,四库全书说是假的。我当然要眼见为实,然后我买了,然后我从头读到中间,忽然读不下去了,因为它真的不像史书,反而象是抄袭与草草了事,它很薄,缺少很多史书必须要的资料,如汉臣就只有几个,金家的名臣也只有几个,比不上《金史》,后者好歹将宗室名人全部有列传,而《大金国志》明显示太草率而简单了。第一任经科与诗词将元孙九鼎等都无传,特别过份的是韩昉也无传,此人可是名臣啊,张孝......

  回答你二件事,一是《大金国志》内容的可信度。二是宋金之战,宋朝后期是否有优势。

  1、《大金国志》的编著人是宇文懋昭,我屡次为什么不称其为“作者”而是“编著”,那就是因为宇文懋昭是《大金国志》所有材料的搜集者。但对于编者是宇文懋昭,这方面没有假,已经是肯定的。

  2、宇文懋昭在编著《大金国志》所用的时间,网上所证实的都是认为很短......

  绍兴十年的南宋军队,虽然有了一定的进步,不再是被全方位碾压,但仍然是有差距的,北宋最厉害的部队是西军,川家军,折家军,姚家军,在完毅宗望、完颜宗翰面前全不望风而倒,金军甚于17骑就可以向6000宋军冲锋并打败之。范致虚40万军队,完颜宗翰说范致虚不知兵,派二千骑足矣,真的就是二千骑,由完颜娄室把范打败了,范当时率领的可是西军,长期与西夏战斗过的。

  单贯的胜捷军四十万在宋军中是主力,当时与8000辽国残军一年,结果惨败。而金军年辽军则又是一边倒的强。

  好,绍兴10年,我们假定金军堕落了,变差了,但岳飞的又真的变得极厉害了吗?中兴十二仗中,有岳飞的事儿吗?我认真查了,没有,说明南宋根本没有将岳飞的胜绩当一回事,李心传是同情岳飞的,他不是高宗时代写的书,是吧?为什么中兴十二仗中没有岳飞的事儿?第一件就是张俊在江南保护赵构一战。

  金国的财力不行了,它可是占了辽国的全部,宋朝的大部,它的资源不比南宋强?南宋当时仅靠江南一地税收,能打得赢打得起一场灭金之战?

  你看一下《建炎》中关于皇帝要岳飞撤军的那一段,当时岳家军其实是强**之未了,军心都思归,一听撤军,纪律马上乱了,车倒了旗歪了,岳飞瞠目说:“此非天意乎”

  什么破拐子马,哪是刘锜的事儿,《建炎》里写得明明白白,背嵬军并非岳飞独创,踏白军也是,后者只是所谓特种侦察兵而已。岳飞没有那么神。

  关于《大金国志》是不是假的,四库全书说是假的。我当然要眼见为实,然后我买了,然后我从头读到中间,忽然读不下去了,因为它真的不像史书,反而象是抄袭与草草了事,它很薄,缺少很多史书必须要的资料,如汉臣就只有几个,金家的名臣也只有几个,比不上《金史》,后者好歹将宗室名人全部有列传,而《大金国志》明显示太草率而简单了。第一任经科与诗词将元孙九鼎等都无传,特别过份的是韩昉也无传,此人可是名臣啊,张孝......

  回答你二件事,一是《大金国志》内容的可信度。二是宋金之战,宋朝后期是否有优势。

  1、《大金国志》的编著人是宇文懋昭,我屡次为什么不称其为“作者”而是“编著”,那就是因为宇文懋昭是《大金国志》所有材料的搜集者。但对于编者是宇文懋昭,这方面没有假,已经是肯定的。

  2、宇文懋昭在编著《大金国志》所用的时间,网上所证实的都是认为很短......

  我读到了建炎第六本,再回过头来重读一二本,再翻第八本,发现一个问题,秦桧死后,几乎骂秦桧与清除秦桧余党遍布全书,这是一个问题,秦桧为相十九载,得罪的人很多,权相嘛,肯定有很多敌人的,于是他死后一直被人清算,包括最后将王氏的先生称号取消,那么就知道了,要弄臭秦桧,必须要有正面典型,岳飞便是,因为岳飞之死与秦桧有关,贬来方必树一方。

  但赵构有替岳飞平反吗?没有,孝宗前期也没有完全评反,到后来地因为时势原因,岳飞一下高大上起来,这便是玩政治了。

  孝宗心里知道秦桧是替赵构背锅的,其实如果岳飞不死,他真的极有可能会象刘裕一样,你信不?韩信最后也是反了的啊。作者:杏林心经回复时间:2020-03-17 17:43:59@虎儿2018 2020-03-17 10:48:59

  绍兴十年的南宋军队,虽然有了一定的进步,不再是被全方位碾压,但仍然是有差距的,北宋最厉害的部队是西军,川家军,折家军,姚家军,在完毅宗望、完颜宗翰面前全不望风而倒……

  你看一下《建炎》中关于皇帝要岳飞撤军的那一段,当时岳家军其实是强**之未了,军心都思归,一听撤军,纪律马上乱了,车倒了旗歪了,岳飞瞠目说:“此非天意乎”

  ……但赵构有替岳飞平反吗?没有,孝宗前期也没有完全评反,到后来地因为时势原因,岳飞一下高大上起来,这便是玩政治了。

  孝宗心里知道秦桧是替赵构背锅的,其实如果岳飞不死,他真的极有可能会象刘裕一样,你信不?韩信最后也是反了的啊。

  ……兀术大惧,会龙虎大王议,以为诸帅易与,独飞不可当,欲诱致其师,并力一战。中外闻之,大惧,诏飞审处自固。飞曰:“金人伎穷矣。”乃日出挑战,且骂之。兀术怒,合龙虎大王、盖天大王与韩常之兵逼郾城。飞遣子云领骑兵直贯其阵,戒之曰:“不胜,先斩汝!”鏖战数十合,贼尸布野。

  初,兀术有劲军,皆重铠,贯以韦索,三人为联,号“拐子马”,官军不能当。是役也,以万五千骑来,飞戒步卒以麻札刀入阵,勿仰视,第斫马足。拐子马相连,一马仆,二马不能行,官军奋击,遂大败之。兀术大恸曰:“自海上起兵,皆以此胜,今已矣!”兀术益兵来,部将王刚以五十骑觇敌,遇之,奋斩其将。飞时出视战地,望见黄尘蔽天,自以四十骑突战,败之。

  方郾城再捷,飞谓云曰:“贼屡败,必还攻颍昌,汝宜速援王贵。”既而兀术果至,贵将游奕、云将背嵬战于城西。云以骑兵八百挺前决战,步军张左右翼继之,杀兀术婿夏金吾、副统军粘罕索孛堇,兀术遁去。

  梁兴会太行忠义及两河豪杰等,累战皆捷,中原大震。飞奏:“兴等过河,人心愿归朝廷。金兵累败,兀术等皆令老少北去,正中兴之机。”飞进军朱仙镇,距汴京四十五里,与兀术对垒而阵,遣骁将以背嵬骑五百奋击,大破之,兀术遁还汴京。飞檄陵台令行视诸陵,葺治之。——《宋史岳飞传》

  兀术极为害怕,与龙虎大王商议对策,认为其他宋军将领都容易对付,唯独岳飞难以抵挡,打算引诱岳飞军前来,集中兵力进行决战。朝廷内外听说这一消息,十分恐惧,诏令岳飞谨慎处置保全军队。岳飞说“:金人的伎俩已经用尽了。”于是天天出兵挑战,不断辱骂金军。兀术怒不可遏,会合龙虎大王、盖天大王和韩常的兵力进逼郾城。岳飞派遣儿子岳云率领骑兵直穿金军阵中,告诫他说:“不能取胜,我先杀你!”双方激战数十个回合,金军遗尸遍野。

  当初,兀术有一支精锐部队,都身穿重甲,以皮绳连贯在一起,三人一组,号称“拐子马”,宋军不能抵挡。这次战役,兀术出动一万五千名骑兵前来,岳飞命令步兵用麻扎刀冲入敌骑兵阵中,不要抬头仰视,只砍敌马足。拐子马因用皮绳互相连结,一马倒下,其他两马便不能行动,宋军奋力攻击,于是大败金军。兀..大哭道:“我自海上起兵以来,都是用拐子马取胜,今天完了!”兀术增兵前来,岳飞部将王刚率领五十名骑兵侦察敌情,突然与金军遭遇,王刚奋力斩杀敌军将领。当时岳飞出来观察战场情况,望见黄色烟尘遮蔽天空,亲自率领四十名骑兵突入敌阵冲杀,将金军打败。

  当郾城之战再次获胜时,岳飞对岳云说“:金军屡次失败,必然回军进攻颍昌,你应迅速率兵增援王贵。”不久兀术果然率军进逼颍昌,王贵率领游奕军、岳飞率领背嵬军同金军在城西大战。岳云率八百名骑兵冲至阵前同敌决战,步兵在左右翼展开继进,杀死兀术女婿夏金吾、副统军粘罕索孛堇,兀术逃走。

  梁兴会合太行山忠义民兵和两河地区的英雄豪杰等,同金军屡战屡胜,极大地震动了中原地区。岳飞上奏“:梁兴等渡过黄河,那里的民众都愿意归附朝廷。金军接连战败,兀..等人都命令当地老少百姓向北迁移,这正是中兴宋朝大业的好机会。”岳飞进军朱仙镇,距离汴京只有四十五里,与兀术对峙布阵,派遣勇将率领背嵬军五百名骑兵奋勇冲击,大破金军,兀术逃回汴京。岳飞命令陵台令巡视察看皇室陵墓,加以修葺整治。

  已经很明确宋军是绝对的优势,若是能够一鼓作气继续北伐,直捣黄龙是必然的。

  当然,其他各路宋军也不是纯粹吃饭的,同样也是节节取得胜利,确实宋军形势大好。

  但对于赵构是不是想杀岳飞?可以很明白的说,当时的岳飞对赵构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,可以说是赵构最后的杀手锏。赵构本来是想留着岳飞,就象当年的杨家将那样,需要时就调动出来,不需要时就让其闲着。但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居然被秦桧先下手为强,来个先斩后奏杀了岳飞再说。这是让赵构始料不及的,岳飞被杀,打乱了赵构的全部计划。

  那么,宋孝宗为岳飞平反时,赵构作为太上皇仍然干预着朝政事务,换句话说,岳飞的平反是赵构授意的,至少赵构是默认了。

  如果赵构要杀岳飞,根本不需要让秦桧背锅。大家想想,假如没有人为岳飞平反,到现在相信谁也不知道历史上有岳飞这个人存在过。大概有人会说老百姓会记住岳飞,我说你别天真了,当时没有新闻报道,也没有广播宣传之类的机构,老百姓都忙着吃饭问题,有谁去记住一个人?就算是记住,也只能最多传到三代人,以后还有谁知道?岳飞的后人会记住?如果不平反,岳飞的后人讲话有谁信?再说 ,如果不是因为岳飞平反,岳飞的后人还敢不敢露面都是个问题。

  所以,关于赵构让秦桧背锅之说是非常幼稚的,根本就不成立。很多人都在用赵构找秦桧背锅之说大肆伸延的做推测的想象,这明显是错误的。作者:郭金昌回复时间:2020-03-18 13:54:57撻懶、宗雋唱議以齊地與宋,宗憲廷爭折之,當時不用其言,其後宗弼復取河南、陝西地,如宗憲策。以捕宗磐、宗雋功,授昭武大將**。修國史,累官尚書左丞。熈宗從容謂之曰:「嚮以河南、陝西地與宋人,卿以為不當與,今復取之,是猶用卿言也。卿識慮深遠,自今以往,其盡言無隱。」

  撻懶、宗雋唱議以齊地與宋,宗憲廷爭折之,當時不用其言,其後宗弼復取河南、陝西地,如宗憲策。以捕宗磐、宗雋功,授昭武大將**。修國史,累官尚書左丞。熈宗從容謂之曰:「嚮以河南、陝西地與宋人,卿以為不當與,今復取之,是猶用卿言也。卿識慮深遠,自今以往,其盡言無隱。」

  先是卨使金还,太师秦桧假金人誉已数十言,嘱卨奏于上。卨不可。他日奏事退,桧坐殿庐中批上旨,辄除所厚官吏,钤纸尾进,卨拱手曰:偶不闻圣语。却不视。桧大怒自是不交一语。……——《建炎以来系年要录》卷一百五十一

  楼主一直批评泪痕创造历史,但看到楼主以秦视角来描述秦的心历路程惊掉我下巴,这时候史料去哪儿了,双标如此何以自正。

  然而,《独醒杂记》是这样记载的:“王師敗於白溝河,元長甞以詩寄攸曰:老懶身心不自由,封書寄與淚横流。百年信誓當深念,三伏征涂盍少休。目送旌旗如昨夢,心存關塞起新愁。緇衣堂下清風滿,早早歸来醉一甌。”

  作者:杏林心经回复时间:2020-03-18 22:41:01何於见之岳家军杀敌之勇乎?

  岳飞带领之岳家军何之於寡胜众,屡败金兵乎?一曰飞之兵法精妙,二曰军队训练有功,三曰兵员精强。

  飞曰:“阵而后战,兵法之常。兵无常势,水无常形,运用之妙,存乎一心。此乃兵法之精妙也。

  又曰飞之军队训练有功,纪律精严,谓之静如山,动如风,兵起之日,天下震动,此为精军也。

  再曰兵将强精,飞之军队谓之兵强将勇,犹飞之於尚武诸见,脱颖者犹以背嵬骑军,擅长於骑射,而兵士亦谓之猛,冲锋而不惧殉,实乃以抵百矣,此乃强精之军也。

  金师兀术犹於慨叹曰:“撼山易,撼岳家军难”,故岳家军谓其威震敌胆亦未为过之。

  本【网页导读】实时所读取相关主题内容非永久有效:即原网页链接失效快照自动消除、如有问题请及时联系源网站相关页面(申请处理)谢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