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前,joled宣布tcl已向该公司投资300亿日元(约合20亿人民币),并签署了合作开发oled电视打印技术的协议。   据了解,tcl长期以来向来相信oled显示屏的喷墨打印技术,并于2016年与天马科技等合作搭档成立了一个开放式创新平台——聚华印刷来开发oled面板的喷墨打印技术。有了聚华印刷之后,何必tcl又把橄榄枝抛给joled的技术,难道是想把鸡蛋放不同篮子里?   资料显示,joled向来专注于中型显示器(用于监视器、汽车和标识),2018年12月,joled展示了第一款oled电视原型,是一款55英寸4k (3840x2160, 80 ppi)的面板,提供120hz的刷新率和100%的dci(135% srgb)色域。oled面板被印在joled的透明非晶态氧化物半导体(taos)背板上。oled面板被印在joled的透明非晶态氧化物半导体(taos)背板上。2018年,joled透露还没有生产大尺寸oled的计划,这款电视只是为了展示joled的打印技术,但从现在来看,计划显然已经发生了转变。   joled在oled面板技术研发方面的变化整理:   2017年12月,joled开始在该公司4.5代的试验性生产线上小批量生产21.6英寸的4k oled面板。   2018年8月,joled从四家企业融资约4亿美元,分别是汽车零部件发明商电装(2.7亿美元)、主要贸易公司丰田通商(9000万美元)、住友化学和screen holdings。8月晚些时候,joled宣布与松下和screen finetech签署协议,独特开发、发明和销售印刷设备。   2019年4月,joled宣布从株式会社incj、索尼和日产筹集了约2.28亿美元,用于在千叶县mobara的工厂建筑后处理模块生产线。   2019年11月,joled宣布在其位于日本石川县nomi的5.5代(1300x1500毫米)生产线上开始采纳喷墨打印oled显示屏。nomi工厂的量产计划在2020年晚些时候举行。   众所周知,企业在投资某一个项目或技术的时候,“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”。关于oled面板显示技术的研发和量产,因为风险的不确定性,假如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,可能导致鸡蛋全部损失。作为一种风险分散机制,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。   此外,假如把鸡蛋分得太散,即使很好地规避了风险,但投资者精力分散,难以顾及到所有篮子的鸡蛋,这样所带来的收益也会少得可怜。tcl在挑选了聚华印刷之后,又拿出20亿投资joled 。这不仅是对joled的技术认可,也可以说它在oled显示面板技术投资上了双保险。将来,在oled电视市场即使面对三星或lgd的双重压力还有反击之力。   tcl自2014年推出中国首款搭载量子点技术的产品h9700之后,2016推出量子点电视x1;2017年公布x2、x3以及x6;2018年tcl推出了x5原色量子点电视;2019年tcl公布13款大屏电视新品,推出量子点 pro 2020 技术;2020年tcl公布全新电视产品系列,包括首款量子点pro“c8至臻qled tv”、“p9好莱坞剧院电视”和“v8全场景ai电视”三大系列13款超大屏新品。tcl和三星一样,看好量子点显示技术,并且推出了多款quhd tv量子点电视。   从手机屏幕到电视机屏幕,oled对液晶的替代,是一个由小屏幕逐步向大屏幕渗透的过程。显然,tcl也看到了oled显示技术将来的开展潜力且不想降下,和其它品牌一样投资oled显示技术研发。   笔者觉得,随着视频逐渐成为消费者察看的主流咨询载体,5g应用不断普及,从奥运会等大型竞赛活动传输播放,到日常生活中的无人驾驶、智能家居、挪移穿戴、远程医疗等领域,将来四年oled为主的高清显示将迎来黄金开展时期,tcl兴许正是看到oled显示的开展前景,才会继续加码布局oled显示技术,为以后oled电视市场竞争打好基础。